“美元的白手套”,Libra将与央行数字货币短兵相接 | 锌声 井底望天

2019-10-16 08:37:11 29

Libra与DCEP(央行数字货币)的较量已经展开。


一边,Libra团队在全力加快开发进度,另一边,中国央行数字货币(DCEP)也在进行闭环测试,并开始招兵买马。


10月3日,Libra发布首个项目路线图,主网将启动,预计有100个合作伙伴运行全节点。


一周后(10月11日),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发布2020年人才招聘信息,开始招募技术研发、金融科技人才。


Libra将在多大程度上与DCEP形成竞争?DCEP如何才能承担起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重任? 


近日,锌链接采访了MOAC公链、井通科技创始人“井底望天”,畅谈Libra与DCEP未来在全球的发展与竞争问题。



DCEP用区块链才能与Libra竞争




Libra与DCEP在属性与技术路线上存在不同。


从属性上看,Libra与DCEP的区别为有无央行授权。DCEP中,DC指具有法定主权的数字货币,EP指电子支付,是央行授权的数字货币。


而Libra并无央行授权,是通过法币一篮子的现金抵押,类似于香港的港币发行方式,港币是100%美元和管辖区的法定地位。


虽然没有美联储授权,但在Libra的篮子里,美元的比重占50%。如果Libra顺利运行,全球的锚定货币将不仅是美元,而是美元+1/2的Libra。


因此,可以说,Libra是美元的白手套,在美元世界地位降低的背景下,维系了美元的霸权地位。


在技术路线上,Libra唯一的创新,是在智能合约上用了新的编程语言MOVE,这是Facebook自己开发的。但Libra没有解决区块链分层问题,底层的速度大概是1000TPS。


DCEP则采用混合架构,不预设技术路线。实质上,DCEP是否运用区块链技术取决于商业银行的技术路线。但从技术的发展潮流来看,如果DCEP不用区块链,未来是无法和Libra竞争的。


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招聘要求来看,央行应该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也正加紧招聘区块链技术开发或应用人才。


DCEP应满足匿名便利和用户隐私


假设,你用DCEP买碗豆浆也被记录,大数据工具对你的支付行为做分析,你豆浆还没有喝完,就被各种豆浆广告打爆手机了。


牺牲隐私获取便利,很多人也许会选择放弃使用。这也是DCEP当前版本存在的问题:采取了实名账户方式。


它对用户的支付行为进行了强耦合,把拥有者的个人信息也设计进去,违背了小额现金支付的匿名便利和用户隐私保护,也没有遵守本地验证的交易原则。本地验证是指,交易无需依赖第三方参与来降低交易成本。


所以,央行的DC不应该用这种强耦合的支付系统承接。


针对这个问题,井通区块链的解决方案是用区块链的技术特点,不依赖于第三方介入而进行本地验证,小额支付用匿名方式,系统不储存个人隐私来保护用户的私隐权。


对于KYC和大额交易的监管需求,井通已经和公安部相关单位合作,开发了基于区块链的公民网络身份识别系统,在不泄露隐私信息的前提下远程在线识别身份。


此外,人民币国际化能否通过DCEP实现,一方面,关键要看EP的设计,能否满足跨境支付所需的便利、易用、低成本和可监管。另一方面,也要满足国际金融的必要监管需求。


Libra的超主权概念未必行得通


严格来讲,Libra并不是第一个超主权货币的概念。欧元已经是超主权货币。在欧元区里,各个主权国家依然存在,而其国防政策交给了北约,外交政策交给了欧盟,货币政策交给了欧洲央行。


重要的是,货币政策不是一个单一闭环的系统,还需要财政政策的配合。


欧元区的问题是,有统一的货币政策,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来支持。虽然欧盟提出来一些财政大框架,比如赤字和GDP占比红线,但在具体实践中,德国和法国两大基石带头犯规。毕竟财政政策,尤其税收和福利政策,牵涉到国内选民的利益。


严格来讲,Libra的超主权货币体系,是一个超级大资本俱乐部。如果Libra掌握了很多国家的货币政策,那么如何与这些毫无政治联系、毫无民意关系的国家的财政政策实现互动,是未来发展和实践中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
另一个问题是,Libra提出的超主权货币概念未必走得通。


首先,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,相当于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的SDR(特别提款权),但这种设计是一种信用的构建,并不能对应零售业务的支付。


其次,稳定币的构想能否达成是未知数。Libra对应一篮子货币,这些货币的比例如何分配,目前还没有答案。


一般而言,主权货币根据贸易关系和经常账户往来,来确定一篮子货币的分配比例。这种比例属于机密,一旦泄露和运作不当,就会导致套利基金的大举攻击。


如果Libra体量大,这种稳定的比例设定,就会在外汇市场进行一些互动。国家之间的外汇市场,除了市场因素,还有贸易战的因素。


各国央行有大量的白手套在进行各种操纵,要维持Libra币值稳定是个蛮难的技术操作,并不是抵押和挂靠银行资产和维持一篮子货币稳定的逻辑。


最后,Libra在体系外流转,还涉及与具体地方法币的兑换,在出现汇率波动时,可能主权国家为了维持法币的稳定,反而导致Libra本身的大幅波动。


从实现难度上来看,Libra在稳定币的运行机制设计上可能还不成熟。


谁更快、更懂用户,谁就能赢


人民币要想国际化,不得不面临与Libra进行全球竞争。


Libra号称普惠金融,第一步肯定会占领第三世界国家,比如南美、东南亚、南亚、非洲。


而人民币国际化,首选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,将形成“人民币区”。


因此,Libra和DCEP首先竞争的地域,应该是一带一路上的相关国家,尤其是东南亚国家。


从领域上看,双方一定会先在跨境支付、跨境汇款和跨境汇兑方面短兵相接。未来,极有可能会在融资理财等领域也出现竞争。


在这场竞争中,谁的动作更快,谁的产品更便利、满足当地用户需求,谁就能制胜。


 “当前,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正面临严重挑战,而美元主导及其溢出效应是一切问题之所在。” 8月,英国央行行长Mark Carney 在Jackson Hole央行年会演讲时指出,长远来看,美元霸权无法永远存续,但任何单极体系都已不适合多极世界。


未来,美国、中国、欧盟都将推出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系统,最后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。那时,只要央行允许企业和个人直接开户并支付存款利息,商业银行这个层级将会消失,萎缩为商业贷款服务公司和私募管理公司。


然而,在这一形势到来之前,各国央行在设计数字货币的运行机制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
(转自锌链接   赵雪娇

电话咨询
社区服务
产品展示